Loreki是洛基女孩

【锤基】stay away these roads(十四)

心疼mcu基...

Tivoli:

这玉米场景可以称为——黑历史品种鉴赏大会


猫科THES:



  




  十四




  谁才是真实?故事之神沉思。




  Verity牵着Sleipnir的手走在夕阳下,天色渐渐暗沉。小女孩的衣服单薄,被风吹得要飞起来了。




  “妈咪究竟是什么样的呢??”Sleipnir的提问令Verity停下脚步,有些疑惑:“怎么会这么问?”




  小姑娘低下头,声音因为犹豫而变小:“爸爸带我回去的时候,我听到他们说,‘要提防Loki的谎言。’”




  Verity抿起嘴来,半晌后又笑了,摇摇头:“事实上我还从未想过Loki这样的……神?会有孩子,还是像你这样的小天使。”




  “他很坏么?”Sleipnir又问,她嘟起嘴,不自觉地搓捏自己的裙角,“非常坏么?”




  “我不知道,”Verity摸摸她的头发,“你看,我是个有点小能力的平凡人,凡人眼里的Loki也只能是个有点个性的普通家伙,年轻帅气,很风趣,爱嫉妒又喜欢炫耀,和学院里的富家男孩差不太多。”




  “所以我愿意相信他本质善良,我只相信自己所感觉到的。”她接着说,“听外面的说法总离奇夸张,可谁才是离Loki最近的那个呢?是那些人吗?”




  “是爸爸!”Sleipnir立刻兴奋地举手回答。




  Verity揉揉额角,叹气:“没错,可……”




  “我明白啦!”Sleipnir重重地点头,“爸爸和妈咪关系很好!所以妈咪不是坏人!”




  小孩子的逻辑真跳跃又不可理喻,Verity笑着想,蹲下来捏捏小姑娘的脸蛋,道:“也许他从前做了许多坏事,可我相信他已经改变了。”




 “妈咪会变成什么样子?”sleipnir抓住verity的手,认真地问。




“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,他的那部分是不变的。”verity说,她回握小姑娘,“爱对Loki来说太珍贵,他不会把那做任何变动……这是我的想法,可能你还听不懂,但——”




“我相信妈咪一直爱我!”小姑娘点头,“我也会一直爱他的!”




“我深感欣慰。”




  背后有人这么说,清楚的男性声音,抑扬顿挫的戏剧腔调。




“Loki?”verity回头,仍然是绿色外套金色角盔的Loki把她吓了一跳,“你怎么换了身衣服—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Thor呢?”




“走开!”小姑娘却冲了过去,把verity挡在身后,死死盯着青年男人,凶性暴露无遗,“你不是妈咪!走开!”




  Verity惊讶地看向Loki,对面的青年男人晃晃手指,笑容让人非常熟悉:“我记住啦,你们会一直爱着Loki,这可真好,太幸运了。”




  Verity鼓起勇气想要触碰他,那男人却后退一步,他的脚尖开始虚化,迅速地扩散至全身,片刻过后成了一抹翠绿的尘埃。




  Verity向前几步,蹲下身来想要触摸那些灰尘,她睁大眼睛喃喃:“他是谁?”




是Loki吗?是她所熟悉的那个么?




“是坏蛋!”小姑娘攥紧拳,怒气冲冲地道,“是坏的爸爸!”




“他是谁”的问题Loki可听不到,他现在正被困在“他们是谁”的疑惑中。




  故事之神穿过一面面镜子组成的回廊,但前方似乎根本不存在出口,镜子里的画面花样繁多,千奇百怪,唯一算得上一致的就是主角的衣着色系和服饰设计,这点Loki还算满意,他的好品味起码被隔时空遗传了。




  他经过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性的镜子,那里面的女人一头浓密的黑色长卷发,头盔金色尖角看上去无比锐利。她正在抽烟,半身藏于黑暗,翠绿的指尖颤动,烟灰和火星一起掉在看不见的镜子世界。




  故事之神看她,她也和故事之神对视,涂了大红颜色的丰腴嘴唇漫不经心地吐出一个轻佻的“嗨?”




  Loki被吓了一跳,可随即画面转变,水雾布满镜面,才出现图像时镜子里已经多出了一位神,灿烂金发的神明拥住黑发女性,亲昵地吻她脖颈。女人笑起来,她有颗犬牙,笑的时候阴柔甜蜜;细长翠绿的指尖又轻又缓地,拂过神明的头颅——




“Thor……?”




  Loki开口,却刚好同画面中的女人同时发了声。




  水雾再次蒙上镜面了,Loki却不再满足于观看。他将手掌触上冰凉的玻璃,感觉雾气在指缝涌动,丝丝缕缕的水汽缠绕他手指,随着擦抹的动作而散去,画面终于重新清晰——




  女人在哭,哭着的同时笑,金发神明被她拥在怀里,她用苍白的手抚摸那颗失去生命的干瘪头颅,




  她叫:“Thor”。声音发出时Loki感觉到椎心的疼痛。




  女性倏地把视线转向镜外人,绿眼睛充满恶毒情绪,出口的话语矜持冷淡:“幸运的神,你记下什么了?”




Loki指了指自己,满心疑惑:“我么?”




“我是Loki,我杀了我的兄长。”女人说,“你记下什么了?”




“幸运的神,你来做什么?”隔壁镜子里的年轻男人问,他一身中世纪打扮,倚靠在王座,尸骸堆积成他脚下的台阶,“这不是你的地方——顺便一提,我是被Thor杀了的。”




“别废话,你这失败者,”不远处蓝衣的那位拍了拍镜子,意得志满,“我是为他而死。”




  远处那个男孩插嘴:“你不过是个弱者,我为我自己而死。”




“自私有什么可得意的?”蓝衣反唇相讥,“一个被自己胁迫的蠢货。”


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Loki问他们,大大小小的Loki看过来,脸上有种奇异的悲悯。




“失败者的地方。”




“恶毒、诅咒、悲哀、绝望、扭曲的地方。”




“等待宿命轮回的地方。”




“幸运的、故事之神的选择……”




  先是一人在诉说,后来镜子变多了,声音也汇集在一起,到最后Loki只听见一个小孩的话,男孩声音很独特,他说——




“不幸的神,你快要过来了,怕些什么呢?”




  砰!砰!砰!那些镜子破碎了,尖锐碎片向Loki冲来,青年慌张地转身就跑,但避无可避,那些刺骨的疼痛追过来,钉在他身上,扎进皮肉,融于血脉,汇入神经——




  那是他们的故事,由故事之神记录下的,被剥离不久的、每一分遭受折磨的痛苦。




“幸运的神,千万别过来了。”蓝衣的Loki脱镜而出,五指扣在故事之神的脑门,冲他狡黠地一笑,“回去!还不到你出场的时候!”




“祝愿你能永远幸运,故事之神的选择……”






评论

热度(89)

  1. Gerald51猫科THES 转载了此文字